广东人大网欢迎您!
您在:首页>热点专题>党史学习教育>党史百年回望
78年前,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成立 抗日劲旅保家国 血肉长城谱壮歌

  在风景秀丽的罗浮山白莲湖畔,东江纵队纪念馆被青山环抱,庄严肃穆,这是为纪念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所设的纪念馆之一。

  1943年12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整合其他抗战力量,成立东江纵队。在抗日战争中共进行大小战斗1400余次,歼灭日伪军9000余人,建立了总面积6万余平方里、人口约450万的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有2500余名指战员英勇牺牲。作为开辟华南敌后战场和坚持华南抗战的人民抗日游击队主力部队之一,东江纵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发展成为一支拥有一万多兵力的抗日劲旅,被中共中央军委誉为“广东人民解放的旗帜”。

  最近,记者走进深圳、惠州、东莞等地东江纵队的纪念馆、旧址,当年发生在东江边上的抗战往事再次浮现在眼前。

  奋斗之路

  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全国抗战开始后,中共中央高度重视广东地区的抗日斗争,派廖承志、潘汉年和张云逸到香港、广州组建八路军办事处,开展统战工作和动员民众抗日。1938年4月,成立了中共广东省委。同年10月,日军侵占东江下游各县及广州后,中共中央即电示广东省委和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在东江敌占区开拓游击区。

  1938年10月11日,由40多位土洋村民组成的“坝岗自卫队”,埋伏在海岸线处,伺机袭击一支日军,由此打响了抵抗日军登陆大亚湾的第一枪。

  土洋村,坐落在大鹏湾旁,背靠群山,面临碧海,左侧是大鹏半岛,右侧是九龙半岛。大鹏湾是深水海湾,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正式成立后的第一个司令部所在地,就位于深圳土洋村。最近,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土洋社区的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庭院中的龙眼、乌柏等古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一座风格独特的黄色建筑矗立在眼前。

  “当时就是在这里,司令部曾生等人签署《东江纵队成立宣言》,并对外公布东江纵队成立。”据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讲解员李美年介绍,1943年12月2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改成“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

  1944年8月,为广东人民抗日武装的全面发展指明方向的土洋会议在这里召开。

  与会党员之一李惠群留下了一份亲笔写的《土洋会议》手稿。根据手稿记录,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今后工作的决定》,提出了十项工作,其中第一项就是要在全省继续放手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与发展新的游击区。

  土洋会议后,中共广东省临委将会议情况向党中央和南方局作了报告。中共中央复示:完全同意会议所提出的工作方针和任务……并要注意开展广西和向北发展的工作。

  根据土洋会议的决定,东江纵队担负起了北进和东进的战略任务。罗浮山密林环绕,隐蔽性强,从地形和地理位置来看都有着深厚的战略优势。东江纵队在巩固和发展惠东宝抗日根据地的基础上,集中主力向北挺进,创建罗浮山以北,翁源以南,东江、北江之间的抗日根据地,同时积极组织力量向东发展,创建东江韩江间的抗日根据地,全面发展东江敌后抗日游击战争。

  1945年5月,广东省临委领导机关和东江纵队司令部、政治部及后勤机关先后进入罗浮山根据地。其中,司令部设在冲虚观。如今的冲虚观,南临白莲湖,掩映在苍松古柏之间,环境清幽,是罗浮山风光的精华所在。彼时,作为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冲虚观是广东党组织历史上多次重要会议的举办地。1945年7月6日至22日,中共广东省临委在冲虚观召开的干部扩大会议,传达了贯彻党的七大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华南战略方针的指示,总结了抗战以来广东党组织的经验教训。会议决定撤销广东省临委和东江军政委员会,成立中共广东区委员会(简称“广东区党委”),并通过几项重要决议,这次会议在广东党组织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抗战八年,东江纵队始终坚持在华南一带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斗。据不完全统计,东江纵队共作战1400余次,歼敌9000余人。1945年,朱德总司令在军事报告《论解放区战场》中,将包括东江纵队在内的华南抗日纵队与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创办广东敌后战场革命报纸

  抗战时期,为了传递信息、鼓舞士气,办报纸是一种十分有效的途径。记者前不久在东莞大岭山镇大王岭村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旧址群中,找到了《大家团结报》的办报旧址。1940年10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东江纵队前身)挺进大岭山区创建抗日根据地。次年1月,第三大队在此创办了《大家团结报》,这是抗战时期广东敌后战场第一份革命报纸。

  彼时,为何要办这份报纸?原大家团结报社负责人杜襟南曾在文章中回忆道:“我们刚到那里的时候只有100多人,刚刚占一个地盘,他(曾生)就要办报纸,我觉得很不简单。他说:‘办报纸很重要,可以宣传我们的政策。你们在东莞应该很清楚,这里很多土匪,每个都占了一定地盘。为了表示我们是共产党,和别人不同,我们必须办个报纸。’”

  后来《大家团结报》与《新百姓报》等合并,成为《前进报》的前身。东江纵队成立后,《前进报》成为东江纵队的机关报。记者在位于惠州罗浮山内的东江纵队纪念馆中看到,那台用于印制《前进报》的珍贵印刷机,就位于第一展厅的正中央,罗浮山景区党委委员、东江纵队纪念馆馆长曾庆香向我们讲述了它历经60余年的沧桑历史:1941年,原博罗日报社社长、进步人士陈洁通过多方募资购得这台印刷机,直至1944年,日军大扫荡,《博罗日报》不得不停印,为了避免印刷机落入日寇手中,陈洁等人将机器埋藏在博罗附城农民陈锦青家里。数月后,东江纵队司令部迁至罗浮山,为了方便印刷进步刊物,陈洁将印刷机的埋藏点告诉了东江纵队。东江纵队五支队政治处主任韩继元派十多名战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硬是用扁担将这部笨重的印刷机抬回,交给东江纵队前进报社使用。

  抗战期间,宣传工作成为教育人民、团结各阶层人士的重要手段和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作为当年在华南地区有相当影响力的报纸,《前进报》指导了东江抗日根据地乃至广东地区的抗日斗争。从1942年3月至1945年9月,《前进报》共发行100多期,为东江纵队夺取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抗战胜利后,东江纵队北撤,无法把印刷机带走,只好将其拆散埋在朝元洞附近。而报社工作人员廖荣因腿受伤不能跟部队迁移,就以僧人身份隐居在朝元洞,负责保护这部印刷机。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廖荣将此机运往惠阳印刷厂使用。

  如今被定级为国家二级文物的印刷机,亦向我们展现了那段艰苦卓绝的办报岁月。为鼓舞士气、发动群众,东江纵队还通过演话剧、开学院等形式,为广东人民坚持敌后抗战构筑了强大的文化舆论阵地。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南国初春的白莲湖畔,松柏苍翠,党旗鲜艳。距惠州东江纵队纪念馆落成开馆已有17个年头。开馆以来,纪念馆每年接待参观学习人数超过100万人次,当中既有前来锻炼学习的党员干部,也有进行实践的大中小学生和专程到访参观的游客。

  近年来纪念馆以东纵红色革命文化为题材,深入挖掘研学资源,打造青少年学生研学教育新产品,推出以“传承红色基因 争做时代新人”等为主题的教学活动。目前纪念馆已组织接待了粤港澳各地师生约10万人次开展研学游活动,学生们在研学中进一步坚定了理想信念。

  与此同时,由东纵纪念馆志愿服务队组织开展的、面向周边社区和校园的红色宣讲活动,正在让红色文化以鲜活的方式“走出去”,进一步扩大了东纵精神的影响力。据悉,纪念馆举办的红色文化进村、进学校的宣讲活动已达30场,百姓和学生足不出门、足不出校就能共享红色文化繁荣成果。

  2020年1月初,历经近3个月的修缮后,东纵纪念馆以崭新的面貌再次与游客见面。据曾庆香介绍,提升后的展陈除丰富了一部分珍贵的图片和史料内容外,在布展形式上做到了“有声有色”,极大地提高了参观者“看、听、悟”相结合的体验。

  如今走在展厅内,记者不仅能从实物展品和照片中了解到东纵的历史故事,还可以在电子屏幕上播放的珍贵影像画面中感受到东纵战士们不畏艰险、奋勇抗敌的精神。而即使不在现场,人们也可以通过景区公众号搭载的“VR全景漫游”“智能语音讲解”等功能,“走进”纪念馆了解这段抗战历史。精致的手绘漫画、VR游览,配上专属的解说和音效,让游客得以身临其境,获得“沉浸式”的红色文化体验。

  为了更好地传播东纵文化、传承东纵精神,惠州东江纵队纪念馆计划与东莞东江纵队纪念馆、深圳东江纵队纪念馆、惠州东湖旅店等东纵历史文化场馆加强相互联动,并举办各式各样的红色文旅活动,让红色故事直抵人心,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圆梦故事

  东江纵队纪念馆讲解员朱艺敏:

  把红色家乡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我爱着我的家乡,所以想把这块土地上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当谈及为何要做一名讲解员时,东江纵队纪念馆讲解员朱艺敏自豪地说。2013年,20岁的朱艺敏刚从学校毕业,就来到罗浮山风景区成为了一名讲解员。7年后的她,已练就一身过硬的业务本领,讲解时能将知识性和趣味性融为一体,以古鉴今、收放自如,“有听头儿”,令人耳目一新、回味无穷。

  朱艺敏是土生土长的博罗人,对罗浮山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就常和家人一起爬山的她,对各个景点了如指掌,但把罗浮山的美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介绍给国内外的游客,又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做好罗浮文化的传播者?朱艺敏决心认真学习研究罗浮山的历史文化,不断提高讲解技巧。现在,她不仅能把历史文化内容详细、透彻地介绍给游客听,还善于学以致用,把平时积累的知识灵活运用到讲解中去,深受游客的好评。

  2015年,因为工作表现突出,朱艺敏被借调到东纵纪念馆任讲解员。“纪念馆讲解员和景区导游存在较大区别,在纪念馆,我们的解说必须严谨而庄重,讲解内容不容儿戏。”朱艺敏称,纪念馆的工作对她而言是新挑战。

  平时的讲解工作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为了能更好地胜任工作,她拿出“挤”和“钻”的精神,积极参加博物馆业务培训,刻苦研究博物馆运营工作。为在研学领域上做好做专,提高工作效率,她决定自主考取三级研学指导师证,提高专业水平。

  东纵纪念馆里发生过不少令朱艺敏感动的事。曾经有位老人到纪念馆参观,并把内容全部抄写下来。“一开始大家不以为意,后面连续来了一个星期,大家就觉得很疑惑,于是上前询问这位老人家为什么要天天都来纪念馆。”朱艺敏回忆道,后来才得知他的儿子在罗浮山部队,为了让儿子记住关于东江纵队的历史和为国捐躯的英雄们,便把这些历史摘录在本子上,回去交给儿子,让其受到精神洗礼,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朱艺敏同样用实际行动在家乡的红色热土上,让东纵精神传承下去。2015年开始,朱艺敏长期利用业余时间参与志愿服务,并于2017年起加入葛洪博物馆、东纵纪念馆志愿服务队,参与常态化开展的“小小讲解员”志愿服务活动,4年来培训小小讲解员达400人次。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朱艺敏也在已有的基础上不断提升自己。去年1月纪念馆改造完毕对外开放,随后又因为疫情闭馆,期间她“苦练内功”,精进业务。除了熟悉新展陈、编辑新的讲解词和开发完善新课题,朱艺敏还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内涵、讲解能力及形象素质,为后来的纪念馆重新开馆做足准备。“作为本地文化的传播使者,讲解员这份工作普通平凡而又光荣神圣,既然选择了就要做到最好!”朱艺敏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蹲点手记

  让红色历史“活”起来

  惠州博罗县是岭南四大古县之一,境内的罗浮山有着雄伟神奇的自然风光,历代以来这里更是名贤荟萃,留下了相当丰硕的文化成果。其中,宗教文化、中医药文化、文学艺术宝藏和红色文化资源,为前来罗浮山的人们提供了了解岭南文化的多样途径。

  春日里的罗浮山阳光明媚、草长莺飞。周末,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前来亲近自然,参观东江纵队纪念馆。纪念馆中,一些孩子在讲述抗战历史的电视屏幕前驻足,关于东江纵队当年如何抗战的历史细节,呈现在观众面前。

  2019年,东江纵队纪念馆进行了全面的提升改造,内外部均有换新。相比之前,纪念馆新增了很多珍贵图片和史料内容,参观者可以通过影音结合的形式,更加如临其境地学习和感悟这段历史。对于当代青少年来说,鲜活的革命故事,让他们能够真切感受到先辈们对于革命斗争的坚定信念和乐观心态,从中汲取砥砺前进、勇于担当的精神力量。

  惠州域内关于东江纵队的红色历史遗迹众多,仅在罗浮山就分布有五处主要旧址,包括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罗浮山冲虚观、东纵军政干校旧址——罗浮山澜石果园村、东纵对外联络处旧址——罗浮山朱明洞、东江纵队政治部旧址——罗浮山白鹤观和东纵《前进报》旧址——罗浮山朝元洞。串珠成链,打造精品红色研学路线,有望吸引更多青少年感知历史,从红色记忆中汲取力量。

  夜幕降临,白莲湖畔的灯光陆续亮起,笔者在走访东江纵队纪念馆和旧址的过程中发现,让红色历史“活起来”,需要注重文物保护和修缮的同时,更需挖掘红色文化的原动力,拓宽“文旅+”的边界。2019年底,大型原创交响组歌《罗浮颂》公开首演,这一作品以罗浮山秀美的自然风光、人文历史为背景,充分挖掘利用东江流域民间音乐素材,大力弘扬了罗浮山优秀传统文化、东江纵队革命文化、惠州改革创新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展示了罗浮山独特的艺术文化魅力。

  而随着“文旅+”的社会效应逐渐显现,经济效应亦逐步形成。罗浮山管委会下辖三村一社区的经济发展也有了突出成效。在红花坑村、麻姑峰村、皇歇湖村等建设成效突出的村落,已真正实现“农民变成导游,农产品变成旅游产品,农村变成景点”。其中,红花坑村村民年人均收入已超10万元。

附件: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